当前位置:www.rb88.com > 走地皇手机版 >

人生是一座医院——蒋一谈《庐山隐士》书摘|蒋一谈|短篇小说|庐山隐士

人生是一座医院——蒋一谈《庐山隐士》书摘|蒋一谈|短篇小说|庐山隐士

下雨刮风我是在窑洞里跟他们铡草,晚上跟着看牲口,然后跟他们去放羊,什么活都干,因为我那时候扛200斤麦子,十里山路我不换肩的。

人生是一座医院——蒋一谈《庐山隐士》书摘|蒋一谈|短篇小说|庐山隐士

《村庄》蒋一谈在地图上找不到这个村庄,这个村庄是一个被遗忘的存在。

多年前,年轻人和孩子们离开这里,再也没有回来过,村庄里只剩下三男两女五个孤独老人。在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,他们枯坐在老树下,偶尔说两句话,更多的时候沉默不语。死神在不远处看着他们,他们感觉到了,可是他们不想死,还想从余生里攫取最后的快乐。

可是,最后的快乐是什么呢?他们的想法各不相同。后来,他们认为,在风烛残年的时候讨论最后的快乐,意义重大,五个人的快乐感受必须一致,得来的快乐才是真正的快乐。他们想啊想啊想啊想啊,想到日落日升。最后,一个瞎了右眼的老头说话了:"买一个男孩,做咱们的孙子吧。""好啊!""好啊!""好啊!""好啊!"想法终于一致了。死神听见他们的笑声,皱起了眉头。死神不明白,他已经抓了那么多恶人,地狱空间早已拥挤不堪,怎么还有这么多恶人呢?死神想马上抓走他们,可是又好奇他们的故事。他们老了,走不远了,商量出了一个办法:把买男孩的告示贴在村口路边的树上,谁能办成此事,谁就能得到村庄里的所有财产。他们这样做了,高兴坏了,好像此生从没这么高兴过。他们坐在老树下等待。几天过去了,半个月过去了,一个月过去了,没有人走进村庄。五个老人开始哭泣,并不知晓村庄周围方圆几百里早已没有了人烟。没有人来,也就没有了故事。死神忽然幽默起来,想创造一个故事。在成为死神的岁月里,他还是头一次这样做。死神揭下告示,化身为五个一模一样的小男孩,穿越漫天沙尘,一步一步走进村庄。五个老人看见了人影,颤巍巍站起身,面面相觑,眼泪和口水因激动四处漫延。五个一模一样的小男孩走到五个老人面前,齐刷刷站立,随后跳起欢快的舞蹈。五个老人先是惊呆,后来全部瘫软在地,几乎同时被吓死了。